仲雪春山

本质是个黄粉,非常不清真。

回到顶部 1 2 3 4 5

金羁白马 二

电影《妖猫传》衍生同人 私设多

丹龙x白龙


直到他们从山野搬去长安,那时太乙宫瓦间拾来的瓜籽也从未发芽。

丹龙将它种在院中,全然成了练习幻术的对象。瓜籽炒得熟透,如何能萌发新芽,嗑了仁吃倒是能吃出十分饱满的口感。白龙记着此间不放,拿将扔的筷子搭出瓜架,每日看丹龙的幻术从萌芽新绿练到枝蔓满架。幻术本非无本之木,手法只为迷惑眼球。在虚妄中获得实感,得以观视,聆听,赏玩,必要的是施术人从烟气中捉住真实的皮毛,繁花下定要有最初的一颗籽。

以真换假,凭虚化形。

有鹙在梁,有鹤在林。*黄鹤要他们以身化鹤,便将他们带入山林,夜霜朝露,剥下一层前尘往事的烟火,将泥塑肉身重注...

金羁白马

电影《妖猫传》衍生同人 私设多

丹龙x白龙


黄帝铸鼎于荆山,炼丹砂。丹砂成黄金,骑龙飞上太清家。

——李白 《飞龙引·其一》


他们尚未尝到扬名的滋味时,跟着黄鹤住在终南山。

终南山北面长安。丹龙和白龙攀着松枝遥望过去,在车马云集而蒸腾的尘土飞扬中,窥得一百单八坊铺展于天地间的影绰恢弘。想象中的都城有着想象不到的繁华姿态,勾得少年人心驰神往。直到黄鹤的戒尺敲着树干唤他们回神:“身如鹤形,鹤形!我白教你们两个了!”

枝干大震间,初春时节方脱下老绿的松针簌簌掉落,偏就有三两根钻进衣衫脖颈里。二人竭力稳住身形,面容却绷不住肃穆,相...

一个大纲

最近在打魂3——不,其实受苦太惨了暂时放弃,在打ACO。

想起以前想过一个借黑魂3设定的叶修x孙哲平。

老叶是世界初火将要熄灭时被钟声召唤出来的余烬,传火祭祀场的防火女沐沐说他曾经有着被当做柴薪延续火焰的伟大灵魂,现在要去找到世界上其他柴王化身来给初火续命。

然后他一路打怪来到“百花谷”,实际上这里已经因为太过接近黑暗深渊而被侵蚀,普通的居民多数都变成了怪物。老叶觉得他们很可怜,自己又强(开局无双水桶号),一个都没有杀地晃了一圈,顺便在过夜的时候点燃了这里的三座篝火。

之后就遇到了左手扛大剑右手缠绷带的大孙。

大孙帮他清了一波怪,说老叶的身上没有被侵蚀的灵魂的气息,没有杀这里的人形怪...

Poker Face 2

总是在忙,就很慢(给自己挽尊

调大了一点朱由检的年龄


(二)

这座城市并不靠海,阳光异常毒辣。

沈炼坐在车里等陆文昭从东厂里出来,拉开门裹挟着一团膨胀的热气扑面而来,他催着沈炼赶紧开车:“走走走,厂公说上午人都在龙头家。看这时间他弟弟该是快回去了,咱们先去等着。”

龙头身上的伤始终不见好,明眼人都看得出已经是到了多一天便赚一天的地步。魏忠贤顺手就把找药的差事也扔给陆文昭,这两天他联系上了几个惠氏底下的小药厂的专家,晚上还忙着请人吃饭。事成与否五五之数,姿态是必要一如既往地做到十足。

陆文昭坐在后面打电话,沈炼听他前番恭谨后手严厉的做派,想他如何能做到诸般周全。换做沈炼自己,能够...

Poker Face 1

沈炼x朱由检

懒得考据历史 全凭一股鸡血

现代设定 罔顾现实 目无法纪 剧情魔改


You will be first against the wall,

With your opinions, 

Which is of no consequence at all.

——Paranoid Android


(一)

法币最近贬值得厉害,沈炼被陆文昭差遣出去换黄金,车上后座扔了一箱美钞。社团最近不太平,陆文昭把他往外赶未尝不是为他好。沈炼自己心里清楚,在大佬们那些斗争里插一手不是他能要的活法,最好的路便是跟着陆文昭...

©仲雪春山 | Powered by LOFTER